连载小说|第十七章—— 亲情

时间:2019-09-08 08:00:01 来源:浙江网 当前位置:核桃英语 > 家居 > 手机阅读

启蒙教育



亲情


“鲁阿姨,你说我妈我哥会想我么?”林琳乖乖地坐着。

小鲁用勺子刮了下林琳的嘴角,又在碗里挖了一勺鸡蛋炒饭,喂到她嘴边……

“快吃,上学别晚了;当然想,你是不是也想他们了?”

林琳点点头,大口嚼着……

“鲁阿姨?”

“叫我小姨,嗯?”小鲁把最后一点饭在碗里乱干净喂到林琳嘴里,把碗放在一边,“爸,一会儿把桌子收一下,我送林琳上学了!”

“唉——”外面传来他爸的声音,“下班早点儿!”

“知道了!”小鲁从桌上抄起一根油条,叼在嘴里,帮林琳拿起书包和红领巾,关门下台阶,“走,快系上。”


“小鲁!”向得红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语重心长道:“你跟大姐说说,你最近是怎么了?”

小鲁看着墙上一面面锦旗,手里摆弄着手绢,“没怎么呀,怎么了书记,又有什么指示?”

向得红走过来,敲了下小鲁面前的桌子,“你认真点儿,我不仅是书记,还是护士长,掌握你的思想动态也是我的职责,”背手走向会议室另一边,“我就发现你最近不对,”突然转身,“你就没听到科里的反应?”

小鲁谷着嘴,玩着吹气,“什么反应不反应的,那些人闲着没事就爱瞎扯,别人的嘴我也堵不住,书记你还有事么,我那还有个病人呢?!”

 

“向得红找你了?”林强推着车,问走在旁边的小鲁。

“找了!”小鲁扬起头,马尾辫抖得像刺猬。

林强低头叹了口气,小鲁侧过脸,“怎么了你,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林强停住,“我是怕对你影响不好,听他们说你爸又给你介绍个男朋友……”

“别说了,”小鲁扭过头,“我就想让他们说,气死他们,还有我爸,那么急着把我嫁出去,我就那么碍他的眼啊?!”

两个人走到桥下,看着旁边流动的小河,小鲁低头摆弄林强的围巾,“让他们说去,我不在乎。”

林强搂住她,“如果她有你一半,我也就……”

小鲁看着他,“你那么累,她怎么就不能稍微理解一下呢,”闻了闻他的衬衫领子,“有味儿了都……”

林强苦笑,“她太要强,啥事都不想落后,上学时就这样,我了解她,当媳妇委屈她了!”

“你那么在乎她?”小鲁咬了下嘴唇,“可她在乎你么?”拣起一块小石头丢进河里,“可能你们的结合就是个错误。”

“错不错的,今天都有俩孩子了,孩子没错,我不想……”林强无奈地看着流动的河水,“上次她说让孩子长大找她去,你看这招多厉害,一下子就把我拿住了,孩子能不恨我吗?”

小鲁回头,“她怎么这么狠呐,那孩子不就……唉呀我的天!我可知道没妈的滋味儿,我爸要再说不要我了,我非疯了不可!”又朝河里丢了个石子。

“我妈死得也早,我当然明白孩子没娘的感觉,所以我说她厉害,特别是林森,都不正眼看我,我也没辙!”叹了口气,“林琳挺喜欢你的是吧!”

“我让他叫我小姨,鲁阿姨、鲁阿姨的,都把我叫老了!”抬眼看林强,“是不是想林森了?”

林强一笑,“我是想那边的卫生条件……他们还都抽烟,我担心这小子反而会加重。”

“她妈也是学医的,这些也该懂吧?”

林强摇摇头,“你不懂!”

“我也不想懂,人林森有妈,你别瞎操心!”

 

“妈,二舅是领导么?”林森问身边的妈妈。

妈妈点头,“你二舅当年如果也分到北京,现在可能比你爸升得快,只可惜正赶上上山下乡……”

林森想往下听,二舅穿着白大褂进来,把X光片递给妈妈,“姐,你看,基本好了。”

说罢坐下“啪”地点上烟,“你看,恢复多快?”看着林森,“怎么样,农村就是比城里好吧?”摸了摸林森的头,“你爹妈那两下子,还不如二舅的县医院,是不?”

林森开心地望着桌上的电话,“舅,能不能给我爸打个电话?”

“长途可打不了!”二舅说,“往北京只能发电报,”看了眼妈妈,“姐夫应该收到信了,孩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再休养几天,你们一家就能团聚了,林森,是不也想爸爸和妹妹了?”

妈妈笑了笑,拉起林森,“那我先回去了,告诉素清,明天过来吃饭。”

 

几个舅妈张罗着上菜,有鱼有肉,还有林森最爱吃的摊鸡蛋……

“妈,舅妈怎么不上桌呀?”

“你们听见没有,孩子都有意见了!”妈妈拍了拍炕席,“来素清、玉芳,你们坐过来,有地儿,大嫂,别老抽了,过来坐,”她挪了下,“不挤,来!”

几个舅妈面面相觑,“不坐了姐,你别惦记俺,俺不饿!”小舅妈说完走出去。

“什么不饿?就是男尊女卑!”妈妈不平道,“这么多年了,这个陋习还没变,谁规定非得男人上桌,又不是农民,干吗呀,我就看不过去,快来,素清……”

二舅一笑,“姐,咱这地介儿都这样,她们也不习惯。”

小舅也说:“姐,别操心啦,这叫入乡随俗,媳妇就是媳妇,你家那套到咱家不好使,吃你的吧,来,跟妈干一杯!”

“你这说的是啥话呀?”妈妈放下筷子,“以我看,这个规矩就得改一改!啥叫媳妇就是媳妇,我还是老林家媳妇呢,你问孩子,我比他爸差哪儿了?我得批评你了小明,我妈还给老陈家当家呢,他们老陈家男人有一个出息了么?照你这观念,妇女什么时候能真正解放?”

“又来了又来了,”小舅笑着端起杯,“你看我姐,还是过去那脾气,哈哈!”

“嗯,大嫂倒是觉着妹妹的话中听!”大舅妈用脚踩灭地上的烟头,“你大哥就是没你这两下子……”

“大嫂你尽说这个,”小舅放下酒杯,“人我哥老实厚道,从小就让着我姐,大嫂你不知道,我姐歪是出了名的,可架不住咱妈喜欢呢,是不妈?”

老太太乐得合不上嘴,慢慢悠悠地放下酒杯,抹了抹嘴角,叹口气窃笑,“谁让咱就这么一个丫头?!”

几个孩子在炕下面站着听大人们说笑,林森感觉有点别扭,拿了块肉下了床出去喂狗……

“让他去,姐,你别管,”小舅说,“他难得见到狗,又不是天天喂。”

“哼,都被你们这些舅舅惯坏了!”妈妈看着窗外的儿子。

“我姐啥都管,一个小子被管得蔫蔫儿的。“二舅丢给大舅妈一支烟。

大舅妈接过来点上,“都说外甥随舅,我看林森最随他大舅。”

 

“对了姐,北京来信了。”二舅从口袋里掏出信封递给妈妈。妈妈撕开信封看信,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情……

妈妈嘴巴一动一动地小声读着,把信交给大舅,“小明,一会儿帮姐买两张票,越近越好。”

“忙啥呀,姐,多住两天呗?!”小舅说。

妈妈下了炕开始整理,“北京出事了,我得赶紧回去!”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




上一篇斗鱼年度娱乐区一姐宣布暂别直播 公认最努力的主播如今心态崩溃

下一篇【资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人工智能专项启动会暨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智慧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聘任仪式隆重举行

相关文章:

家居本月排行

家居精选